当前位置:611788资讯几个布朗学生合作才能换一个灯泡
几个布朗学生合作才能换一个灯泡
2022-09-21

布朗大学的名声如何?

常青藤盟校中流传着一个老笑话:每个学校分别需要多少名学生来换一个灯泡?在高贵冷艳的普林斯顿需要两个学生:一个调马提尼酒,另一个打电话叫电工;在精英主义的哈佛只需要一个:他只要握住灯泡,整个世界都会围着他转。数十年来,常青藤的校友都会带着心照不宣的微笑讲这个笑话,每个学校都有一种答案,每个答案都幽默地象征着这所学校所固有的身份认同。

然而,布朗大学的答案有些模棱两可。“需要十一个人:一个去换灯泡,另外十个分享经验。”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原因在于,布朗是以悠闲嬉皮而闻名的一所学校:学校着重强调“分享经验”和“放松”。这种校风的支持者们把布朗描述为“思想自由”和“态度开明”;反对者则批评学校的课程轻松放水、学生游手好闲。

布朗的确没有像其他几所常青藤盟校一样培养出那么多的政治巨头:美国50位现任州长中有4位毕业于布朗大学,但它的校友中一位总统都没有。事实上,正如布朗悠闲的校风,它最有名的校友们在一些非传统的行业取得了成功:布朗是朱莉·鲍温(《摩登家庭》中饰演克莱尔)、劳拉·琳妮(三获奥斯卡提名)和艾玛·沃森(《哈利·波特》中饰演赫敏)的母校;也培养了科技巨头约翰·斯卡利(苹果CEO),小托马斯·沃森(IBM的CEO)和戴维·艾博斯曼(Facebook首席财务官)。这所学校确实能助人成功——以一种和哈普耶截然不同的方式。

大学校园内的风景

布朗大学悠闲的校风和普罗维登斯迟缓的经济增长都体现在校园的布局中。不知其名的部门大楼坐落在安静的林荫道两侧,周围是朴素的小商店、咖啡厅和古怪的建筑工地。令人恼火的是路牌太少,这似乎也是为了营造这个地方独特的氛围。

不过在布朗也能找到美丽的四方形庭院,如果你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只要登上学院山,眼前就会豁然开朗,数个雅致的庭院映入眼帘。若是在这里上四年大学,光是攀登学院山就能让你练出小腿肌肉。

学生印象

布朗的学生和其他世界顶尖名校的学生有何不同?我感觉他们更加热情,不那么提防外人。在剑桥市(和之后的纽黑文),我观光时的滑稽行为会引来阵阵笑声,而在普罗维登斯几乎没人注意到我——尽管我忘记带三脚架,不得不用篱笆、石头甚至鞋子来固定相机。我甚至被一些迷路的新生当成了学长,来找我问路。如果说参观大部分大学让我感觉自己是个外人的话,布朗给我的印象则正好相反。

招生处的工作人员

在几乎所有的常青藤盟校,我都成功接近了我本专业(英语)的工作人员;却没法接近接待交换生的“特殊学生办公室”;但在布朗大学情况正好相反。我没怎么能联系上英语专业的教员,却获得了和特殊学生项目负责人面对面谈话的机会,这让我十分高兴,也对我相当有帮助。

我收获了几条申请布朗的内部人士的建议——并且意外地,工作人员无私地提醒我也要考虑学校的一些局限性。布朗的招生人员让我感觉到他们是真的对我个人有兴趣,并且推荐了真正适合我的课程(哪怕是别的大学的课)。我去过的几个“藤校”招生处都非常不错,乐于帮助有意申请的学生,但是布朗在这一点上的确是做得最好的。

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百家号、头条号)欢迎关注